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侯门嫡妻

更新时间:2022-01-14 13:45:15

重生之侯门嫡妻 连载中

重生之侯门嫡妻

来源:落初 作者:菀柳青青 分类:言情 主角:沈妤沈 人气:

主角是沈妤沈的小说《重生之侯门嫡妻》此文是菀柳青青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宠爱,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更嫁了一位好郎君。整个人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荣华无限,让人艳羡。可有朝一日,这颗明珠从天上坠落地下,蒙上了尘埃,就像脚底的烂泥,任人践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知道,所谓宠爱都是利用。长姐薄命,是早有预谋。幼弟身亡,是被人设计。太后怜惜,是为一己之私。堂姐护她,是为登上后位。夫君宠她,则是为了心中真正所爱,能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只怪他们演技太好,她对这些假象深信不疑。成为了一颗踏脚石,最后大局已定,她一杯毒酒了却性命。不曾想,老天有眼,让她含恨重生。既如此,她前世受过的苦要一一讨回来,让她们知道什么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本以为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心中再无感情。不曾想,身后有个人一直在默默保护她、守护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雪初霁,院子里到处是皑皑白雪、玉树琼枝,清冷的阳光照落下来,却更显得晶莹剔透。院子里一大片梅花正迎凌寒盛放,散发出清幽的香气。

风一吹,树上的雪花飘飘扬扬。

小丫鬟秋桑摸了摸发凉的脖子,道:“明明已经到了春季,前几日天气正转暖呢,怎么昨儿又下起雪来了?我们做下人的皮糙肉厚倒是没什么,五姑娘身骄肉贵,这一暖一凉的,自然就生病了。她这一病,又要惊动不少人呢,想来一会大姑奶奶也该回来了。”

秋桑口中的‘大姑奶奶’就是沈妤一母同胞的长姐,也是沈家的嫡长女沈妘,沈妘三年前就出嫁了,嫁的还是当朝二皇子,宁王殿下。

京城谁人不知,沈妘对定远侯夫妇留下的妹妹和弟弟极为疼爱,就连沈太夫人也不能及,人都说长姐如母,果然没错。

不只是沈妘,太后也很是宠爱沈妤,听闻沈妤突然病了,特地派了身边的嬷嬷来看望,还赐了不少补品药材,着实是让人羡慕。

“宁王妃一来,又要挑三拣四,不得安生了,总觉得我们伺候不好五姑娘。她若真的这么不放心五姑娘,为何不接到自己身边亲自照顾?”秋桑继续发牢骚。

“王妃也是爱妹心切。”云苓小声提醒,“我们私下里说说也就算了,以后别再说了,敢背地议论主子,你有几条命?”

秋桑不以为意,小声嘀咕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嘛,这里又没别人。”她叹了口气,“还真是同人不同命,人家是千金小姐,我们就是天生伺候人的?”

云苓不赞同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难道姑娘对你不好吗?姑娘可从未苛待过我们,时不时还有赏赐。在姑娘身边当差比外面那些女子过的还要体面,你也太不知足了。”

秋桑张了张嘴,一时语塞。

五姑娘的确待下人宽和,看五姑娘受宠,她有时也与有荣焉。只不过在五姑娘身边待久了,见的人和事也多了,自然就觉得不满足了。

前几日她听闻二夫人的贴身婢女画棠被二老爷看上了,成为了二老爷的通房,现下有了身孕,被抬为姨娘了。昨日她见到了棠姨娘,看到她穿金戴银有人伺候,心里有些酸涩。同是主子身边的婢女,人家却一下子飞上了枝头。

但各人有各人的命,这也是羡慕不来的。

外面的话,沈妤听得真真切切。其实她早就醒了,但是没有言语,她睁眼想了许久,才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她坐起身,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绣床上,眼前是雨过天青色的纱帐。

房间华丽而温暖,摆放着各种精致的家具。一张紫檀木的桌子上,放着青花缠枝香炉,香烟袅袅,在上空盘旋。朱红雕花窗台前,是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光滑的铜镜和大红漆雕牡丹的首饰盒。一旁的琴架上摆放着一张古琴和几本琴谱,白色雕花瓷瓶里插着几枝素雅的白梅。

这的确是她未出阁时的房间。

确定了重生的事实,她心中复杂而欣喜,可一想到前世的经历,心底就牵起绵延不绝的痛楚。

前世死前发过的誓言犹在耳,既然老天怜悯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绝不能重蹈覆辙。不但如此,她前世受过的苦还要向那些人一一讨回来。

这样想着,她的心也坚定了许多。少倾,突然听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云苓和秋桑的声音传来,“见过王妃……”

沈妤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听着沈妘急切的道:“怎么就病了呢,下面人是怎么照顾的?真是不省心。”

听着沈妘关切的话,看着与自己有五分相似的面容,沈妤不禁潸然泪下。

沈妘感觉到胸前的温热,将沈妤放开,才发现她哭了,不由更加着急。

“告诉姐姐,谁欺负你了?”沈妘问道。

她这一问,沈妤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愈发汹涌,好像要将前世的委屈和苦楚全部宣泄出来,但是更多的是对沈妘的愧疚和思念。

前世沈妘难产被人害死,她却和害死沈妘的人姐妹情深,是以现在看到沈妘觉得内疚。好在重来一世,沈妘也还活着,前世的错误还有机会改变。

见此情景,沈妘愈发觉得有人欺负沈妤了,转头质问:“谁在姑娘身边伺候?”

沈妘和沈妤是亲姐妹,同是五官秀美,自然也是个美人。只是她更显温婉,而沈妤偏于清艳。

所以她即便生气,也鲜少让人觉得害怕。

秋桑和云苓连忙跪下,“王妃息怒。”

沈妤擦擦眼泪,声音还有些哽咽,“姐姐,不怪她们。我就是在病中做了一个噩梦,被吓到了,醒来十分想念姐姐,所以才哭的。”

沈妤这才收回怒意,怜爱的摸摸她的脸,“傻妹妹,梦都是反的。再者,有我护着你呢,就算是真的,你也定能安然无虞。”

从来都是这样,沈妤作为长姐总是第一个保护她。沈妤忍住要落泪的冲动,点点头。她下决心,这一世要换她来保护沈妘。

沈妘四下看了看,问道:“洹儿呢,他怎么不在这里守着你?”

沈妤从沈妘怀中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笑笑,“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哪里有必要如此麻烦?再者,洹儿身为男子,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呢。”

沈妤点了点她的琼鼻,笑道:“你呀,就知道护着他。”

沈妤抱着沈妘的手臂,“明明是姐姐想念洹儿了,却故意怪他不在这里守着,现在又来怪我护着他。”

“就你机灵。”沈妘笑容宠溺。

姐妹两个又说笑一番,沈妘见她身体没有大碍了,才彻底放心。

少倾,太夫人许氏身边的冯嬷嬷来了,说太夫人请王妃过去。

沈妘起身道:“我一听你病了,就急着来看你,还未去见过老夫人呢。你先好好休息,我这就过去。”

沈妤点点头,“姐姐去罢。”

沈妘走了没多久,便听人来禀报,“五姑娘,几位姑娘听闻您醒了,一同来探望您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