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著我旧时裳

更新时间:2021-10-22 12:34:15

著我旧时裳 连载中

著我旧时裳

来源:落初 作者:胤小凡 分类:言情 主角:林浩杨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著我旧时裳》的小说,是作者胤小凡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此间名为“江湖”,端着快意恩仇,看尽世间百态。卫子姝的心,就是在这或正或邪的江湖。卫子姝,曾名卫子高,籍贯京都,山海方寸人尊称“卅姐”,出了名的泼皮破落户儿,是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姐大。她出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抢一名少侠。可叹曾经少不经事,这少侠还是她年少时的姘……故人。(本书又名:双兔傍地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卫子高是第一次露宿荒郊野岭,最艰苦的逃亡时期他都未落魄至此,这是他始料不及的事情。

这么窄的马车肯定蜷缩不下五个人,难道要被天席地地睡一晚上?和这些人?

卫子高怀着不怎么愉悦的心情扫了那几人一眼,目光避过众人,巧妙地和杨笑撞在了一起。

杨笑朝卫子高招手,卫子高在杨笑的催促下,磨磨蹭蹭地下了马车。他靠近了些杨笑,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

杨笑问他:“不习惯吗?”

卫子高堂堂卫家小公子,见多识广怎么会不习惯,只是……

“我只是想问你,十里地前我们经过一家客栈,为什么不住?”

杨笑头也不回的说:“那家客栈你不清楚,比孙二娘家的包子铺还黑。住进去你骨头都别想剩。”

“那帐篷呢?你们可以搭帐篷……”

“没条件。”

“那再不济也可以找个人回去换一辆大马车来,咱们挤挤马车也是可以的。”

杨笑似乎明白了什么,眯眼看着卫子高:“卫子高,你是不是害怕了?”

卫子高堂堂卫家小公子,胆大包天怎么会……害怕?

“要你管!”

卫子高面色不善的瞪了杨笑一眼,裹着大氅又想窜上马车,没曾想被老夏给挡住了。他眼睁睁看着老夏把马车牵走,张嘴想骂又不敢骂出口,他貌似打不过人家。

杨笑好心的提醒道:“马要喝水了,让它歇会。”

卫子高长长地叹了口气,地面上虽然斑驳不堪,但这一天赶路他也乏了,刚想纡尊降贵坐下歇会,就见林浩又插着腰杵在了他面前。

这小孩两只眼睛瞪得可真大,跟小牛犊子似的。

卫子高挑眉看着他,直觉告诉他这小孩来者不善。事实也的确如此……

林浩似乎很不高兴同他说话,不甚客气道:“天快黑了,师父叫你去捡些柴火回来。”

这就像你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用水泼醒,叫你去河里洗衣服一样。卫子高表示费解。

他不慌不忙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凭什么?不去……”

“师父的命令,况且我是你师兄,你必须听我的。”

卫子高朝方跖看去,那人笑嘻嘻地朝他挥手。

师父?哪门子的师父?

卫子高不无讥讽道:“不知道你是哪门子师兄,不去。”

“你进了我云深竹溪的门,就是我的师弟。”

卫子高从来就不是讲道理的人,脾气也不好,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我说不去就是不去!谁稀罕进你家的破门派了?穷得帐篷都搭不起来……”

林浩很不乐意了,这人怎么这么喜欢找事,师父的话都不听?

激动下他顿时有些口不择言:“你一个家破人亡的孤儿,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穷?”

“林浩!”

“浩儿!”

方跖和杨笑同时出声呵斥。

林浩委委屈屈,他也不是故意戳人痛处,谁叫卫子高非不给面子。

他还不服气地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嘛。”

卫子高沉默不语,但看林浩的眼神算不上友善。

他这人任性妄为,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他很清楚,没有卫家撑腰,他在这里连林浩都比不上。说不定刚刚离开的老夏都比他地位要高,他没有权利胡作非为。

寒蝉夜鸣,归鸟回巢。初秋就是这样,凉意来的十分迅猛。

方跖打破了凝重的气氛,缓和道:“浩儿,你就和四徒弟一起去捡些柴火吧。”

“谁是你四徒弟?不去。”卫子高阴阳怪气地说道。

林浩撇过脸去,嘀嘀咕咕道:“谁想和你去了。”

方跖笑眯眯的像只狐狸:“那就大徒弟,你和我四徒弟去吧。”

卫子高皱眉,但相比较之下,杨笑要比林浩好太多了。他哼了个不知是什么声音的音节,算是答应了。

···

天黑得很快,密林里面光线又很昏暗,本来一马当先的卫子高就被一根烂树根给绊了个狗吃屎。

或许说,他本来是在赌气,结果是以一种非常丢脸的结局收尾。

这让人十分的无地自容,不过想必现在杨笑也看不清卫子高的脸。

杨笑拍了拍卫子高身上的落叶,淡淡道:“你跟在我后面,仔细点,天黑之前我们要回去。”

卫子高没有说话,乖乖的听从杨笑的吩咐。毕竟他也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情况下和杨笑对着干没好处。

昏暗的环境下,前面杨笑的背影晦暗却清晰。卫子高随手捡了根树枝,问道:“你经常露宿啊?”

杨笑“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卫子高又问:“你生气了是吗?”

杨笑轻笑:“我生什么气,没有。”

再之后,四周就只剩下了两人细碎的脚步声。卫子高不想说话,杨笑忙不过来。

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杨笑发现他们疏漏了一个大问题:卫子高是大少爷。

换句话来说,他不会捡柴火。从他怀里抱着的枯枝烂叶来看,能燃火的恐怕寥寥无几。

天也黑了,杨笑只能带着卫子高打道回府。

卫子高懵懵懂懂的跟着杨笑,他不清楚杨笑见到他怀里的“成果”时的叹气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杨笑是他唯一的指路明灯了,跟紧就对了。

前面本来走得好端端的杨笑突然止步,卫子高猝不及防地撞在他的后背上,着实有些疼。那人身上怎么硬邦邦的……卫子高揉着鼻子暗自抱怨。

“你怎么不走了?”卫子高问。

杨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手悄然地放上了刀柄。卫子高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想在这里了结了他吧?却见杨笑转而放弃了刀柄,在卫子高身后的树上扯了片树叶下来。

杨笑抬手的那一瞬间,卫子高心在胸膛里像脱缰的野狗,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怎么样,深呼吸都不能平静。

不过,在杨笑将满怀的干柴扔给他的时候,这种不平静也人为地平静了下来。

“我给你吹个曲子怎么样?”杨笑的话十分的莫名其妙,并且不合时宜。

卫子高不知道怎么回答,杨笑就当他默认了,将折起的树叶放在了唇边。

曲声悠扬,卫子高能听出来这是首不错的曲子,但用树叶吹出来总带上了些许诡异的刺耳。浑身的鸡皮疙瘩被顶了出来,有一种给你灵魂挠痒痒的感觉。很难受,但抓不住痛处。

他没忍住问道:“这是什么曲子?”

杨笑停下来,给了他一个笑容:“舞蛇散。”

卫子高没听清,或者说没敢听清,掏了掏耳朵:“你再说一遍?”

噗呲……

从他身后树上坠下来的一个蛇头,回答了卫子高的问题。

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惊起一群飞雀,方跖只抬头看了一眼,又专心低头用石头砸着干粮。

林浩翻了个白眼,嘟囔道:“解决一些跟屁虫而已,就能吓成这样,胆子真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