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浮生九千之槐花魅

更新时间:2021-10-22 12:26:31

浮生九千之槐花魅 已完结

浮生九千之槐花魅

来源:落初 作者:薄荷青柠 分类:言情 主角:丹君南酥 人气:

《浮生九千之槐花魅》作者:薄荷青柠,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丹君南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槐然是棵老槐妖,活了八千多年,混了个一代妖王,渡了八次雷劫,最后却败在了九世情劫上。泉旸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不小心祸害了别人家的小女儿,被罚下凡历届,又为了三颗凝魂丹,顶了旁人的差缺。师尊说过,这天定的姻缘啊,又苦又难,但好在,还有苦尽甘来的那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槐然的伤,尚未痊愈,毕竟是叫道人所伤,即便过了许多年,虽然没了伤处,可到底是伤筋动骨,伤了妖体,现下还需修养,否则动作稍大一些,便有复伤的迹象。

为此,源尘不许槐然乱跑,便日日拘着槐然,不论槐然去了何处都要随着。

这几日,源尘身子有些不适,大抵是照料槐然太过辛苦,就服了丹药早早的歇下了。

夜深,槐然却不觉困倦,便坐在院落里看那天上隐隐约约的月亮,甚是无聊,偶然想起不久前转世投胎的娃娃,便起了去瞧一瞧的念头。

若是平日,源尘定是不许的,可今日,源尘却是早早的歇了,倒也没人拦着她。

槐然向来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说去便去了。

等槐然到了那门前有棵梧桐树的府邸是,已经是深夜,偌大的府里是有偶尔经过的巡夜护院。

槐然是妖,如何能被几个护院为难住,几个闪身便进了奶娃娃的屋子。

娃娃如今已有两岁,睡在床上,软软小小的一只,奶娘则在屋外睡着,稍有动静便会进来。

槐然在床沿坐下,轻轻摸着娃娃细嫩的小脸:“才多久没见,你便长得这样好看了,粉粉嫩嫩的,像是个女娃娃。”

“咦?”娃娃本睡着,却忽然睁开了眼,肉肉的小手也抓住了槐然的手。

槐然一惊,生怕他要哭,下意识的便捏了睡决。

“漂亮,漂亮。”娃娃并没有如槐然想的那样,大哭出声,反倒是看着槐然咧开了嘴。

“漂亮?”槐然笑了起来,轻轻捏了捏娃娃的脸颊,“你这样小,知道什么是漂亮吗?”

娃娃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敛了敛,眉宇轻轻皱着:“好看,喜欢。”

槐然微微挑眉:“你喜欢我?”

“喜欢,喜欢?”娃娃眼睛一亮,随即又要笑。

“我可是妖,你也喜欢?”明明知道,这样奶娃娃并不懂什么,可槐然依旧想问问他。

“妖?”

槐然点了点头:“是啊,我是妖。我不是人,和你身边的那些人都不一样,这样,你也喜欢?”

“妖?漂亮。好看!”娃娃抓住槐然的手放在脸颊上,轻轻蹭了蹭,“喜欢。”

槐然轻轻笑起来,伸手点了点娃娃的额头:“真可爱!”

“你一个几千岁的老妖精了,哄骗这么一个奶娃娃,你也不嫌臊得慌!”妩吀微微上扬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你轻些,莫要吵醒那些个睡着的人。”槐然侧头,看着不远处坐着的妩吀。

妩吀给自己倒了一盏茶,茶凉便有些苦,喝着只觉得满嘴苦涩:“瞎担心什么,施了梦术,睡的香甜着呢!”

槐然将奶娃娃抱在怀里,向着妩吀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我看着你出山,想着你莫不是要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便跟来瞧瞧。”妩吀放下茶盏,漂亮的眉宇紧紧皱着,“这样难喝的茶水,竟然也端上桌来。”

“再好的茶凉了也难喝。”槐然周身热腾腾的,奶娃娃伸手抱着槐然的脖子,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妩吀虽然不喜欢槐然和这个凡人搅和在一起,但到底也是喜欢娃娃的,更何况这娃娃长得这样漂亮,性子又乖巧,便是妩吀,也觉得欢喜。

“这个年岁的凡人娃娃,最是好玩了。”槐然伸手拨了拨娃娃的唇瓣,“你叫什么来着,这几年,你的名字太多了,名,字,有几回还有什么士,真真是太多了,我都记不清了。”

“莨攸,他叫封莨攸。”妩吀轻轻开口,“丞相府的嫡长子,是个富贵命。”

槐然挑眉,看向娃娃:“莨攸,原来,你叫莨攸。”

娃娃被槐然颠的咯咯直笑,看的妩吀都有些心软。

“要不要抱一抱?”槐然看向妩吀,“他很乖,和咱们山上的那些娃娃,都不大一样。”

妩吀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伸手抱过娃娃,娃娃的身子软软的,带着一股奶香味,特别好闻:“他的魂魄似乎修复的差不多了。”

槐然点头:“还差一些,等到下一世,补的那一魄,该与他的魂魄彻底融合了。”

“他不是一般人。”妩吀看着怀里咿咿呀呀不知道说着什么的娃娃,眉眼间融上了几分不解,“这么多年,我没有看过哪个凡人连着几世投的都是男胎。”

“若只是一般人,怎么敢做我的情劫?”槐然轻笑一声,伸手摸了摸娃娃的小脸,“妩吀,你说,这样软软小小的身子,用力捏一捏就会碎的骨骼,是哪里来的勇气,挡在我面前的?”

说到底,槐然欠下的,是那一世他的一条命。

妖,恩怨两清,槐然欠下的是命,难道真的要槐然用命去还?

妩吀心下一紧:“槐然,错的是六尾,不是你。”

“我知道。”槐然微微抬眼,看向妩吀,眼角是刹那间的温情,“你放心。”

娃娃抓住了槐然的手指,紧紧的握在掌心:“漂亮,漂亮。”

“我叫槐然,你记得吗?”槐然看着娃娃那双清澈的眼睛,轻声说道。

娃娃睁着大眼,看着槐然,只是傻傻的笑。

“他这样小,能记得什么?”妩吀把怀里的娃娃放到槐然手里,“你来看他,就没准备什么见面礼?”

槐然一怔:“见面礼?还要准备这玩意?”

“那是当然。”妩吀轻挑眉峰,“你和源尘姐姐清修,甚少入凡,自然也就不知道,长辈见晚辈是要送见面礼的。”

“长辈?”槐然讶异。

“你长了他那么多岁,自然是他长辈。”妩吀瞥一眼槐然,指间一捏,便变出一颗流光溢彩的血玉,“我见你出山,便猜到你要来见他,我便提前做了准备。”

“血玉补气养血,算是个好东西,可是这样明显的珠子,你要放哪里?”槐然挑眉。

妩吀一愣,登时有些不知所措,随即看到娃娃脖子上的长命锁,长命锁很精致,有些小沉,妩吀伸手拿起长命锁,一用力,就掰了开来。

槐然眼看着妩吀把长命锁的中心挖了一个小坑,然后把血玉藏在里头,最后把长命锁包好。

“若不是了解你,我会以为,你是同我一样善力的妖怪。”槐然轻笑着摇头。

“我修了力,只是不如你。”妩吀错开眼,轻轻说了一句。

槐然面上的笑容一僵,过了好久,槐然才开口:“你本命水,若是好好修习,往后定然比我更强些。”

“我知道。”妩吀轻哼一声,“槐然,你应天火而生,经蚀骨之痛化妖,你本就比我们都强,若是连你都渡不过天劫,我们又该如何。”

槐然抱着娃娃的手忽然一紧,娃娃不大舒适,便开始挣扎。

“不说这些了,你呢,你没有东西要送给他当见面礼吗?”

“我没带,但是我可以送他这个。”槐然轻轻一笑,近身,一个吻轻轻落在娃娃的额头,再离开,额间便能瞧见三片若隐若现的槐花,“虽然我只是一方小小的妖王,但这三片槐花,也能让你周身不敢有其他妖怪近身了。”

妩吀看着槐然,忽然想起那个守在被天劫劈的只剩半条命的她,然后看着她慢慢化作人形的槐然。

那时的槐然尚且年轻,虽然不若现在这样美丽,但眼中的忧愁也没有那样多,她还记着,槐然那时候说的话:“我叫槐然,你可以叫我槐然,也可以叫我姐姐,以后,有我保护你,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修习。虽然我不是什么大妖怪,但总能护着你在这一方天地肆意妄为的。”

“这个地界,除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兽王六尾,还有谁敢不知趣?”妩吀嗤笑一声。

“嗯,也是。”槐然轻轻笑着。

夜深,娃娃开始打哈切。

“你困了?”槐然捏了捏娃娃的小脸,便抱着他到床边,“既然困了,你就好好睡觉,等你长大了,我再来看你。”

娃娃躺在绵软的锦被里,槐然轻轻拍着他的胸口,没一会儿,娃娃便睡得沉了。

妩吀本以为就此槐然便该回去了,却不想,她竟然就那样坐在床边,半天也没有动静,低垂的眸子,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兴许是舍不得吧!

妩吀这般想着,便也懒得去催,兀自到了茶水,一口一口的喝着涩口的冷茶。

时辰一刻一刻的过去,一旁的沙漏也渐渐流净,槐然却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呆呆作者,眸子一瞬不瞬,若不是生气尚在,妩吀甚至要怀疑槐然是不是就此去了。

东方破晓,已有金鸡鸣晨。

妩吀站起身,舒展身体,枯坐一夜,几乎让她的身子都要僵硬了:“天快亮了,咱们回去吧!”

“好!”槐然应一声,附身在娃娃额间轻吻,“等下一回见你,你该是少年模样了,想必会是个翩翩公子吧!”

妩吀的座驾法器是一只巨大的金蝶,槐然总觉得太招摇,但是妩吀却欢喜的很,说与她的性子最配。

槐然与妩吀坐着金蝶回山。

到底是上了妖元,槐然觉得困倦,一下一下的打着哈切:“妩吀,你说,我去做那孩子的夫子如何?”

妩吀瞥一眼槐然,冷哼一声:“夫子,你一个莽夫可念得来那文绉绉的之乎者也?槐然,你就莫要误人子弟了。”

槐然想想也是,便也没再多说。

金蝶缓缓下地,源尘已经等在那里,手里还端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我本想着一日一汤慢慢养着,可你既然还有力气去玩,便不用这么斯文了,一日三汤五浴,一次都不得少。”

槐然看着那汤药便觉嘴里犯苦,但也没有法子,只得接过咬牙喝下:“蜜饯呢?”

“没有!”源尘冷哼一声,拿过槐然手里空的药碗,便转身离开。

槐然可怜兮兮的看一眼妩吀,妩吀只是笑:“该!”

眼看着周边没了妖,槐然只好拉一拉脸皮,腆着一张老脸去哄一哄生气的源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