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冷颜凤主:夫君,请俯首

更新时间:2021-09-24 12:28:13

冷颜凤主:夫君,请俯首 已完结

冷颜凤主:夫君,请俯首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紫篁院 分类:玄幻 主角:云映湖安静 人气:

主角是云映湖安静的小说《冷颜凤主:夫君,请俯首》此文是紫篁院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雪亲王府的郡主晴然七岁时,向父亲求要两只小狗作伴。她父亲怕猫狗伤人,便用两个少年奴仆代替小狗陪她。那日阳光正好,暖风微醺,他跪在微贱尘土中抬起明亮眼眸,温柔一笑倾国倾城。 从此她身边总是跟着个俏眉俏眼的少年,擅长点灯领路吹笛倒茶,偶尔还可以绣绣花,必要时也会杀人如麻。 雪晴然因是个穿越来的,做事很少会着调。谁让她爹娘委屈,她势必不依不饶。有人敢薄情负义,也必须倾力回报。若府上沉冤不雪,定要千里河山寸土为焦。——如此冷心冷颜的一朵女人,却被她那个低眉顺眼的奴才暗中下了一副毒药。饮下此药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世世不能超脱,同时也势必会将下药的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药的名字,便唤作不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亲王迎娶端木槿当夜,郡主雪晴然一病不起。这是五岁以来的第一场病,直病得几天几夜不省人事。众御医众口一辞,都说是从前跌进莲池时染上的寒气,这会因心中积郁情志伤损发作了。

雪王府的莲池水奇寒无比,终岁不冻。虽然冰莲之美天下皆知,但王府中人大多不愿靠近池边,正因一旦失足落下,势必寒毒蚀骨。雪王妃连宜莲,便是因为身体病弱之时,在莲池一舞,身染寒毒,才会最终不治身死。雪晴然五岁时也曾落入莲池中,但之后一直平安无恙,孰料会在此时突然发病。从御医们支支吾吾的言语中亦可知,这病症最终的结局,左右也只有那一个了。

雪亲王在病榻前守了三日,随后亲自跑遍王城各深居陋巷,意图找到一位遁世名医,给他女儿创一个奇迹。一连几天,王城中的女子都流行搬个小板凳放在墙角,然后趴在墙头上,等着看风华绝世的雪亲王借着玄术踏风掠过。然而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就是看到了也只能看清一个背影,并不曾有人看到过他眼中近乎疯狂的绝望。

第七日,端木尚书的长子端木杨带了一个老头子来到雪王府,将一罐已经熬好的药汁给昏迷中的雪晴然灌了下去。不到一个时辰,雪晴然竟真的醒了。

刚一醒来,便猛然坐起,浑身颤抖地问:“我在哪里……”

端木槿喜极而泣道:“自是在雪王府。”

“……我父亲呢?”

“已差人去叫了。”

雪晴然这才舒一口气,重新倒了下去。端木槿一惊,那前来喂药的老头子傲慢地说:“我老大夫上次没能救到莲王妃,回去闭关三年,才算想出了这个药方,必定万无一失。郡主不过是损耗精神太多,这会睡着了。”

果然第二日清晨时分,雪晴然彻底醒了过来。当时天色尚未全亮,四下寂然,连厨房也还没有人进去。雪亲王却坐在床头,眼也不眨地看着她。雪晴然一想便知他是整夜不睡,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伸出手去放在他手里,轻声道:“父亲,莲儿不死,莲儿要留下来……”

耳畔依然有江涛翻涌之声。她忍住难受,匆忙道:“父亲,我要琴……”

雪亲王回身取过一张七弦古琴放到她怀里。雪晴然凝神在弦上拨出几个音,心中这才慢慢静下来。浸透骨头的寒凉是无法驱散的,但这泠泠弦音,至少能带来片刻安宁,让她暂时忘了躺在寒冷江底的痛苦。

记忆开始的地方,是一张琴。

一张极漂亮的古琴,七根琴弦皆是冰雪般冷冽的森然白色。她抱着琴跑到高高的江堤上,用尽一切力气朝着身后追来的人喊:“不要追来!不要逼我!”

她已绝望。因着对琴的执着成疯成魔,她五岁上就被人断绝了所有和琴有关联的东西。她按别人的要求过着正常普通的生活,活得精明伶俐,但是她心中的漫天大雪从未放晴。

亦有善良的朋友,可他们终归不能同行。她的朋友在职场争名夺利,在夜店纵情声色,在繁华人间尽情享乐,只有她小心翼翼地流连于一切与琴关联的地方,终日静默。他们说她是个古人,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守着千百年前的义礼和矜骄。惹人怜,亦惹人笑。

亦有血脉相连的亲人,然而对于亲人的记忆,不过偷偷抚琴时被发现遭到痛打,不过跪在被砸碎的琴上无声落泪,不过在梦中化成一段弦乐,飞入九霄。因在这尘世中,像她这样的人无法活着,他们害怕她会只抱着一张琴而终生潦倒,他们要她活得和别人一样。

身后的人影越来越近。最后的光景是漫天白雪悠悠,她怀抱七弦古琴,从江畔纵身跃下,在冰冷刺骨的江水和纷乱弦音中陷入黑暗。

她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不知那江水的寒凉究竟渗入了骨髓几分,只是突然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渐渐出现,引得她全无意识地向那种暖靠近。最终醒来,便身在这雪王府中。

那时候雪王妃宜莲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嗓子已经哑得哭不出声。雪晴然醒了,她立刻就要离开王府,哪怕不做王妃,也不要她女儿再受这样的苦。只是雪亲王抱了雪晴然,强行拦住她,这才没有走成。

雪晴然始终不知自己为何会替这郡主重生,是因为同样的死也罢,因为名字相同也罢,因为她死得太过不甘也罢,她不知道,也不在意。她那时只是觉得……高兴。

因为从生到死,从不曾有任何人那样疼爱过她。几时曾有人像连宜莲那般为她痛哭失声,宁愿不做王妃,只为换她平安。几时曾有人像雪慕寒那样温柔地抱着她,在看到她醒来的一刻,连声音都发颤了。

她几乎在醒来的瞬间就下定了决心,要替原来的莲儿好好活下去,好好照顾父亲母亲。就让他们都以为她是原来那个孩子好了。若有人这样疼爱,便是在苦寒人世重活上千百回,又有什么不好。她无法不将他们的爱从那个死去的孩子身上夺来,她要将双手抓得满满的,填补从前一世寒凉。

琴音泠泠,她的琴声如烟缭绕,为自己编织着这场华美的梦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