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维格里传奇

更新时间:2021-09-23 17:24:30

维格里传奇 连载中

维格里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永远的特贰课 分类:玄幻 主角:恩巫师 人气:

《维格里传奇》是永远的特贰课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维格里传奇》精彩章节节选:巫王之乱终于落下帷幕,权力交还给了凡人的手中,但那些巫师依然在幕后牵动丝线。太阳照常升起,日子还要继续,毕竟权力的游戏只适合那些贵族老爷,对于老百姓而言,这些不过是茶余饭后扯皮抬杠的谈资。而在这些流言之中,谈论最多的便是弗劳德·维格里这个浪客巫师的名字,有人说他是个英雄,还有人说就是他蛊惑两位巫王彼此对立还毁了大半个世界……毋庸置疑的是,他的确曾游走于权力圈内而且不受待见,他那悬挂在星耀城上的头颅就是很好的证明。可是他真的死了吗?不少人声称见到了他,还被骗走了不少钱。也许,就连死神都被他耍的团团转。此时,荒原之上,两匹马,两个人,一巫师一剑客正策马飞奔。魔与剑,血与火,世界注定再次被搅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行好呗,老兄,你看,我这是纹着玩儿的,你知道,年少轻狂,悔之晚矣。”

弗劳德那脏污的脸上带着油滑的笑容,没有一点儿说服力。

“我不是巫师,但我知道没人蠢到将鬼帝克劳恩的图案刻在自己身上,那是灵魂奴隶的记号,你刻下了它就意味着你与鬼帝签下了某种契约。”

那汉子将手放在了匕首上,“你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就是这样。”

法鲁格原本蹲在那汉子的旁边,现在向后挪了挪,马车上的长弓手立刻对准了他,年轻人吓得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没听说过古兰人还有武器,他们向来是爱好和平的流浪民族。

“你看,我这个图案不是克劳恩,这个嘴咧的更小,笑容带着一丝忧郁,这是意识流画风,后现代主义,谁都颓废过,说实话,当时我还带过鼻环,眼眶涂得溜黑。”

弗劳德伸长胳膊狡辩着,“你看,你那蝎子纹身也不能说明你就是蝎子帮的那些杂碎吧?”

后面的两人露出恼怒的神情,狼牙棒在手中紧紧捏了捏。

隔着篝火的那个显然是头目的汉子突然哈哈大笑,“哦,弗劳德,早就听过你的嘴比乌鸦还贱,今天算见识过了。明人不说暗话,乖乖跟我们走,你起码还能完整的多活几日。”

弗劳德依然蹲在地上,他嘿嘿一笑,“我觉得我还是自己走自己的路比较好,总是劳烦别人,心里过意不去。”

“那就抱歉了,浪客巫师。”

那汉子已经拔出匕首,后面的两人快速围了过来。

“劝你别轻举妄动,你知道我们的能耐,而且我们不怕魔法。”

那汉子指了指自己的吊坠,那显然是魔法屏蔽的符咒。

“我能猜猜是谁出的悬赏吗?”

弗劳德托着腮帮子装作努力思考的样子,红色的眼眸滴溜乱转,“啊,浮士德阁下对吗?”

那汉子眯缝起眼睛,法鲁格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家伙已经死翘翘了,不信你可以去落日镇自己看,没人会付你钱,但是你要放我们走,你就会得到一些好处,混迹江湖,诚信为本,你瞧,我也没有骗你的余地。”

弗劳德摊了摊手。

后面的两个汉子已经逼到了切近,就等着头儿的命令。

“不必了,谢谢,我知道你的为人,比操蛋的狗屎差不了太多,况且,赏金总有人付,要你命的人太多。”

那汉子笑了,“比如沙德,比如辛西娅小姐,比如克劳恩本人,只怪你树敌太多。”

“***,你知道的名人还真多,好吧,好吧,我投降。”

弗劳德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并举起双手,潮哄哄、脏兮兮的破毯子一下子滑落,露出只剩下裤衩、光不出溜的身体,后面的其中一人开始掏绳子,另一人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胳膊别到身后。

那汉子始终眯缝着眼睛打量着弗劳德,但是却没有动。

法鲁格开始哽咽,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哦,最后一个要求,你看,能让我吃点儿东西吗?最后的仁慈?”

弗劳德哭丧着脸看着汉子。

那人犹豫了下,然后向弗劳德背后的手下人点点头,那两人又把他的手别到前面给绑好,然后从锅里盛出一碗肉汤塞进他的手中。

“好人呐!”

弗劳德双手捧着碗向那汉子致意,那汉子却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那两名手下紧贴着弗劳德的背后。

弗劳德吹了吹碗里的热气,吞了口口水,然后又装作感激的向那汉子眨眨眼睛,最后将碗贴在自己的唇边并自然的斜过身子。

那汉子看出不对,却来不及反应,弗劳德已经将碗扣在了身后左侧的男人头上,热汤让那家伙的脸一片狼藉,双眼模糊一片,另一个人立刻抓住弗劳德的手腕,但他的手掌心腾起一团烟花般的刺眼白光,火光晃瞎了那个人,又烧断了绳子。最后弗劳德用自己的头磕在那个人的鼻子上并顺势向地面扑倒。

那两人都杀猪般的嚎叫起来,篝火旁的汉子恼怒的骂骂咧咧,他想绕过法鲁格,法鲁格也想给他让路,但被吓得脚发软,没能缩回来,两人的脚不凑巧的纠缠在一起,直接将那汉子给绊倒。

不远处持弩的两人想要瞄准他,但是巫师已经趴在地上,两个同伙一个捂着脸蹦跳,一个在地上来回打着滚,完全挡住了目标,那两人咒骂着跑过来,弗劳德却趁机匍匐着爬到篝火旁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的汉子身旁,一支箭嗖的一声插在距离他头部不到两寸的地方,长弓手吓了一跳,这一箭差点儿要了自己头儿的命。

弗劳德去抢那汉子手中的匕首,对方坚决不让,两人在地上扭打起来,持弩的两人已经跑到不停翻滚的两人身边,他们不敢动手,只能收起武器去帮自己的头儿,想要将弗劳德从那汉子的身上拉起来。

此时却听到那汉子悲惨的尖叫起来,原来弗劳德把他的耳朵咬下了一大块儿肉,两人更加缠绵,在地上迅速翻滚冲到了火堆的边缘,那两个手下无从下手,只能焦急的挠着头,马车上那个拿长弓的也跳了下来,吃惊的看着两人的鏖战。火舌舔舐着两人,弗劳德也尖叫起来,他裸露的后背显然更加吃亏。

法鲁格终于鼓起勇气,他连滚带爬的想要上去帮忙,结果打晃儿的腿绊在两人不停扭动的身上,一下子扑倒了支撑铁锅的架子,他勉强没有跌进火堆中,心有余悸的一蹦多高,然后跳着脚吹着自己被热汤撩到起泡的右手。

那汉子却没那么幸运,正巧他努力翻身压在了弗劳德的身上,他还没直起身子掐死弗劳德,铁锅就砸了下来,连同那一锅热汤和腾起的星星之火。

那汉子惨叫着松开手,他身上的衣服冒着热气和青烟,弗劳德睁大双眼急忙翻滚着躲避,饶是如此还是被泼溅上了一些,他疼的呲牙咧嘴,手中抢过了长匕首。

两个持弩的要去帮头儿,长弓手反应的很快,他瞄准站直身体的弗劳德,一箭射出。弗劳德却早就盯着他,匕首在他起身时就脱手而出,那人应声而倒。

弗劳德掷出匕首的同时开始狂奔,与弓手的箭擦肩而过。在逼近那两个拿狼牙棒的傻冒身旁时,又给了两人裤裆一人一脚,最后他一个扑倒,将落在地上的长弓抄了起来,那两个持弩的呆瓜这才反应过来,弗劳德却已经半跪在地拉满弓。

一人还没来得及吭声,脑袋就被射穿,另一个人趁着弗劳德重新上箭的功夫准备结果他,却被法鲁格给砸晕,法鲁格看着那人瘫软倒下,自己吓得赶紧扔了手中的大勺。

弗劳德这才松了口气,他扔下弓,从还在呻吟并吐着血沫的弓手喉咙上拔出匕首,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那个篝火边已经带着哭腔被整的挺惨的头目。

那人只有一只眼睛勉强能睁开,他呜咽着,身体发着抖,头上还有肉沫和浓汤,就像是被谁呕吐了一身。而他的身上更惨,有些地方已经被烧烂了,腿更是畸形的扭成怪异的姿势,颤抖着冒着黑烟。没想到法鲁格造成的灾难会有如此惊人的效果。

一股烤糊的焦臭味儿袭来,弗劳德咽了下饥饿的口水。

“我给过你选择,***,非要这样吗?”

弗劳德拿着匕首蹲在那人的面前,他的嗓音也有些颤抖、嘶哑。

“求求你……”

那人哀求着。

弗劳德却给了他一拳,然后在惨叫声中扒他的衣服兜,将一个钱袋掏了出来,然后又扒下他的靴子自己穿上。

“小子,去看看车里还有没有值钱的玩意儿!”

弗劳德挪了挪脚,乐了。

完美。

荒原上出现了一道奇葩的风景,一个只有一条破裤叉的脏兮兮的男人穿着一双长筒靴,还插着腰迎风而站。

“啊?”

法鲁格浑身一颤,一脸茫然。

“算了,你看着他,我去!”

弗劳德吐了口唾沫,走向马车,一边走一边侧过身子指向法鲁格,“用你那柄剑!他敢动就捅了他!”

法鲁格这才战战兢兢的拔出细剑,得瑟着用剑尖抵住那汉子的小腿肚子,他抖得太厉害,不小心戳了进去,那汉子痛的叫了一声。

“对、对不起。”

法鲁格比他哭的还厉害,他下意识想要弯腰看看刺到哪里了,却忘了还擎着剑,结果又捅了汉子一下。

“杀了我吧!慈悲!”

那汉子终于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其中夹杂着法鲁格带着哭腔的道歉。

弗劳德却咯咯笑了起来,“余威还真是找对了人!***!比我强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