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更新时间:2022-01-11 14:33:44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连载中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来源:落初 作者:之壹 分类:历史 主角:张飞袁绍 人气:

新书《抱歉刘备是我杀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之壹,主角张飞袁绍,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东汉末年,虎牢关外,三英正战吕布。不料,一神秘男子身披火焰从天而降,砸中场中刘备,令其一命呜呼!待那男子醒来,发现自己被人锁在笼中。而站在笼外之人,正是刘备的义弟——关羽和张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初华兴从天而降,不仅砸死了刘备,也中断了虎牢关之战。战场中有不少将士都见过华兴,眼前这位便是其中之一。

认出华兴后,他猜测这“魔头”想要逃跑,便抓住对方小臂,仰脖准备大呼。

华兴刚脱离虎口,说什么也不想再被抓回去。若二次落入张飞之手,他是绝无生还可能。

于是,为了阻止此人呼叫,他是反手一扣,很轻松就摆脱了对方的束缚,并牢牢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指间稍一用力,那将士便露出了痛苦之色,延缓了呼声发出。

随后为了生存,华兴是想都没想,一把拔出对方腰间的佩剑,仅凭肌肉的记忆,寒光一闪便刺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了结了对方的性命。

而那将士临到最后也没能发出半点声响,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瘫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连串动作看上去复杂,但实则一气呵成,尽显高手风范。

事后,连华兴自己也大吃一惊。

他真没想到,自己除了力气大,身手也如此敏捷!不过眨眼功夫,就取走了那将士的性命。

除此之外,他对自己对待“生命”的态度也颇为心惊。

正常来说,夺走他人性命时,人们多少会有一些顾虑与怜悯。

但在短剑入喉的瞬间,华兴的内心却异常平静,就像杀死了一条鱼或踩死一只蚂蚁,没有掀起半分波澜。

从这两方面看,他猜想自己定是受过长期训练,或者就生活在类似的环境之中,否则他不可能会有这般身手与心境。

想通此点后,一脸困惑的华兴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照着镜子,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令他颇为不安。口中自言自语道:

华兴,你到底是何许人也?

……

离开军营,华兴一路向西。

此刻,他一方面不知道该去哪好;另一方面,他也想弄清蒙面人的身份,再加上洛阳并非联军领地,相对会安全一些,便决定按蒙面人的指示,先去一趟洛阳再说。

与此同时,他心里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蒙面人行事诡异、作风与众不同,他会不会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呢?

不然他为何救了自己,却不肯坦诚相见?这实在是有悖常理。

想到这儿,华兴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在日出之前便赶到了50里外的洛阳城下。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华兴先从沿途农家偷了身寻常衣物。穿着敌人的战袍,肯定是进不了城的。

在换衣时他才发现,军装内装有一张羊皮卷和一个塞满了铜钱的荷包。

打开一看,还是真巧了,此卷正是那张写有“刘备”二字的“罪证”!

华兴起初不解,但很快就想通,衣服的主人多半就是保管羊皮卷之人。

作为大帐的守卫,他先是被张飞打晕,后来又被华兴扒了个精光,就连同羊皮卷一起被他带走了。

关于此卷,华兴充满了疑惑。

若此物真如张飞所猜,是自己携带而来,那它是如何保存下来的?

坑内的刘备都被烧成了焦炭,它又怎会完好无损?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羊皮卷是后来被人扔进坑里的。

可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为了栽赃?嫁祸?

不对,完全没必要嘛!

有那么多双眼睛看到自己砸死了刘备,又何必多此一举?

对此,华兴着实想不明白。

但直觉告诉他,此卷应该还有利用价值,便暂且收入怀中。

至于那荷包,他虽然没想偷人钱财,但既然已经拿了,就没什么好客气的。

他先掏出一部分留给农家,作为衣物的补偿,剩下的便直接纳入了囊中。

换好衣物,华兴没有急于进城,而是在城外找了家早餐铺子坐下,买了份蒸馍稀饭,边吃边跟摊主打探起情报。

据摊主所述,袁绍带领的联军是三日前抵达的虎牢关,当日董卓亲率15万大军前去迎敌。

但不知为何,董卓昨日又带着不少将士返回了洛阳,只留了吕布镇守虎牢关,给人感觉一时半会儿又打不起来了。

所以摊主今天才敢出摊,若在战争期间,送钱给他,他也不敢出来。

听过此事,华兴隐隐猜到,双方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突然降临才暂时休战的。

换句话说,历史的进程已经被他改变了。

照史书记载,联军理应昨日攻克虎牢关,今天兵临洛阳城下。

但现在看来,大军挺进的日子定会推后不少。

对改变历史一事,华兴并不清楚会有怎样的后果。

但他对此毫不关心!

此时此景,他更想弄清的是自己的身份,以及为何会来到这个年代。

所以在填饱肚子后,华兴很快便将此事抛在脑后,快步向城门走去。

……

由于战争之故,此刻的洛阳是出多入少,华兴的出现很快引起了守门卫兵的注意。

“站住!干什么来的?”一身穿军服的瘦高男子上前喝道。

虽有令牌在身,但出于天生的谨慎,华兴还是想先进城自己查探一圈,之后再决定要不要亮出令牌。于是故作唯诺状,低声下气的道:

“呃,我是来探亲的。”

“探亲?”

瘦高男是一脸不屑,如赶苍蝇般挥着手道:

“探个屁亲!最近打仗不知道啊?谁都不许进城!快滚吧。”

“这位军爷,您行行好,我表舅住在城内,我是来投靠……”

可不等他说完,瘦高男抬腿就是一脚,口中还不耐烦道:“老子让你滚,你就滚,再不走我抓你进大牢!”

没想到兵士如此蛮横,不让人进城就算了,还出手伤人?

华兴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愠色,同时也侧身避开了那又慢又软的鞭腿。

“哎?他娘的!你个臭乡巴佬,还敢躲?你以为老子踢不着你是吧?兄弟们,给我打!”

在瘦高男的招呼下,另外两位兵士同时涌上,默契的将华兴围在中央。

不难看出,这种欺负人的事,他们平时定没少干。

“等一下!”

初来乍到的,一上来就跟人打架,总觉得不太美气。

想了想后,华兴还是决定隐忍,不跟这几个没素质的家伙计较了,准备掏出令牌。

可瘦高男子却误会了华兴,他见此人伸手入怀,还以为这乡巴佬打算取钱贿赂自己。瞅了瞅对方身上破洞的布衣,眼中再次流露出轻蔑之色,啐了口唾沫道:

“呸!你以为给几个铜板,我就能让你过去了?瞧你那穷酸样,还是留着给自己养伤吧!”说完再次抬脚,直冲华兴胸口踢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