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到明末当帝王

更新时间:2021-09-21 16:52:43

回到明末当帝王 已完结

回到明末当帝王

来源:落初 作者:星星草 分类:历史 主角:帝王朱 人气:

《回到明末当帝王》为星星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皇上?”……“等等,你叫我什么……”朱由崧觉得眼前一黑累倒在玉体上……再睁开眼时,眼前屌爆了……三身附体到南明,千疮百孔烂朝庭。“什么?党争祸国?”——朕清洗厂卫,整肃朝堂!“四镇拥兵不听朝延?左良玉造反?”——别慌,看朕来削藩,一个个收拾他们。“大难不死的李自成和张献忠不服?”——那朕就与他们比比实力!“野猪皮来犯?”——朕御架亲征,揍他丫的!……拒绝昙花一现,要当就当一个有血性有作为的帝王。看我如何内惩国贼,外驱虎狼,扬我天朝神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这四位朝堂大员小心翼翼地退出皇上的寝宫时,朱由崧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很有成就感地长出了一口气。

朱由崧觉得当皇上的感觉真心不错,今天敲打了史可法实际上是为他好,尽管他那么不堪,但要比那些闯来降闯、满来降满、无节操无骨气的乱臣贼子强得多,至少他还保留着一些民族气概,今天降罪于他,日后也不可能让他到督师扬州了,这是救他。

因为历史上的他在那里毫作为,四镇军阀都不鸟他,他谁也不敢得罪,清军兵临城下时,只有动员百姓守城,结果只一天城就破了,他以身殉国留下了美名,但接下来就是扬州十日,几十万无辜的百姓成了冤魂,但愿悲剧不再重演。

朱由崧想想这些心里轻松多了,突然想到自己的功夫,对当值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朝赞周吩咐道:“尔等准备一下,朕要到御花园赏花。”

“奴婢领旨。”韩赞周觉得朱由崧这一病好像变了许多,皇帝的威严更足了,就连生活习惯好像也变了,要在往常他气色这么好,接下来非酒即色,现在却要到御花园赏花,听说下雨天他还命太监把花草移到寝宫,他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嗜好?

但也不敢多问更不敢怠慢,找到外面当值的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祖海,让他布置护驾,然后晃着三山帽,急匆匆去到西暖阁向那位金贵妃讨好送信去了。

作为一个女人有机会被宣进宫陪王伴驾这本身就是个难得的机遇,若能得到皇上的宠幸,祖上肯定烧了高香,这个金贵妃无疑就是祖上烧了高香的一个。

从福王府到皇宫大内,虽然福王朱由崧一路流亡,东蹿西逃,但视酒色如命的他何止三妻四妾,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金贵妃是朱由崧最宠幸的妃子,没有之一,不光是因为金妃有闭月羞花之貌,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秀外慧中。

能够从后宫粉黛中脱颖而出被皇上宠幸,金妃自然高兴,把自己打扮得更加迷人准备好好侍候皇上。然而事不遂人愿,近几日马士英为了讨好皇上,鼓动韩赞周暗中在南直隶附近为皇上大肆选美,随着大批淑女进宫,这些天金妃好像被遗忘了。

但她哪敢有微词,得知皇上也不理朝政,在宫中天天饮酒作乐,听歌看舞,玩弄女色,她又不敢劝只好拿韩赞周撤气,韩赞周当然不敢得罪这位即将要封后的贵妃娘娘,便推说此事与自己无关,并百般讨好巴结。

朱由崧病了三天,这位贵妃娘娘在龙榻前侍候了三天,看到皇上身子康复了,美人也高兴也不高兴,认为他肯定还得继续以前的嗜好,狗改不了吃屎,连酒都戒不了他岂能戒得了色?这几天她也感到累坏了,知道自己也劝阻不了就悻悻然回到自己的宫室。

今天当她听了韩赞周的话,几乎不敢相信,皇上一不吃酒二不听歌看舞,三不观看“对食”,却要破天荒地进御花园赏花?

金妃兴奋得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闪春光,忙命宫女为自己收拾打扮,很快花枝招展之后随同大太监和宫女来见朱由崧。

朱由崧也不讨厌这个金贵妃,通过这三天装病也跟这个便宜老婆打熟了,金贵妃可不只是长得美,聪明贤慧,今年芳龄十七,有这么尊贵的一个小美人心甘情愿地侍候自己,这么便宜的事可遇不可求。

朱由崧还是第一次到御花园来,皇家的园林果然名不虚传,就是后世的八A级风景区恐怕难比得上这里之万一,今天的天天气也给人凑趣,万里无云,天空湛蓝,微微有些风,新雨后的御花园空气格外清新,各种奇花异草在阳光下更显明媚悦人。

朱由崧和金妃锦袍玉带,龙冠霞帔,二人如金童玉女双双出现在御花园本身就是一种迷人的风景。当朱由崧轻牵着金妃纤细白嫩的小手,另一手挽着盈盈一握的小腰漫步在花团锦簇当中,花美人更美,如在画中。

金妃不停地卖弄着风情,一双桃花眼明眸善睐,晶莹如雪的肌肤在鲜花的衬托下真如下凡的仙女,又像倚人的小鸟围着朱由崧身前背后飞来飞去,如银玲般的笑声不时弥散在花海当中。

朱由崧呼吸着这里清新的空气,一边有意无意地回应着美人的翘首弄姿,一边欣赏这里的奇花异草,一群宫女和太监在身后不远不近地伺候着,外围是全副武装的锦衣卫严阵以待。

朱由崧感觉这当皇帝的滋味真心不错,当然他不会忘记今天到这里干什么来了,可不是只为赏花而赏花,在他有节律的呼吸吐纳之间,和花草交换着气息,一丝丝花草气息进入体内通过一个大循环,精华留存体内化为真气,涤荡着这副肌体的血脉神经,提振并拔高着他们的功能。

足足观赏了一个多时辰,朱由崧完成了今天的练气,感觉脚下轻飘飘的,如果纵身好像能飞起来那种感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儿,要不是人眼多碍眼,朱由崧会在这里练一通拳脚,再舞一阵宝剑,那才叫淋漓尽致,现在只好把这份冲动先积存着,带着金妃等人欢声笑语地离开了御花园。

倒是金妃意犹未尽,情意绵绵,浓情相邀,朱由崧却之不恭,又怕性格一下子变得太多与原来那酒色帝王格格不入引起怀疑,又一想这也是帝王宫廷生活的一部分,自己得学会适应啊,于是当晚便在金妃宫室留宿。

十七岁的金妃在宫中受过专门的训练,不只是温顺,很会体贴照顾男人,朱由崧才过来几天便享受到了皇上最中意尚未来得及好好享受的女人,那感觉绝对胜过穿越前那个私人会所“人上人”的优质服务,两个人高潮迭起。

金妃发现朱由崧从未有过的雄壮,十七年来第一次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儿,以致于过后她睡得很死,连朱由崧闻鸡起舞她都不知道。

还有两天就要上朝了,对于封建帝王的早朝,朱由崧也只是在影视小说中见过。不过眼前上朝可不是演戏,这群朝堂大员可不是好对付的,必须得做到心中有数。

想到这里,朱由崧对当值的司礼监掌印太监韩赞周道:“最近都有些什么折子?”

韩赞周赶紧躬身施礼,“回万岁爷,奴婢正要向您禀报,太常寺卿李沾弹劾礼部尚书姜日广对陛下不敬,有不臣之心;史可法被贬,尚书房空缺,保国公朱国弻力荐凤阳总督马士英为兵部尚书;户部尚书高弘图上疏条陈八事,主张移跸中都;左都御史刘宗周弹劾四镇武将骄横不法,淮安总兵刘泽清为最;淮安总兵刘泽清上疏改元,并奏请赦免放还原任辅臣周延儒被抄作军饷了的脏款……”

韩赞周边想边奏,正这时却被朱由崧叫停了,“朕病了三天折子还真不少,把这些折子统统抱到这里来,朕要龙目御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