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秀色江山

更新时间:2021-10-22 12:27:19

秀色江山 已完结

秀色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熙墨 分类:都市 主角:温若依墨汁 人气:

主角是温若依墨汁的小说《秀色江山》此文是熙墨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抓周宴上杀机起,定情物里匿乾坤!  她究竟是无辜穿越的幽魂,还是逆天改命的棋子?  幸好,她有疼她爱她宠她护她的绝色兄长,盖世无双的雅痞师父,  还有个权倾天下的青梅竹马,痴心不改为她守身如玉!  饮血泣,流云悲。  痴情冢,绝命地!  曾经,万里江山换不回红颜一笑……  如今,千年谜局,一朝破解,她与他能否执手相依?  -----------------  小墨的群:96458577,敲门砖:任意角色的名字。  一更19:30之前,如有加更提前通知。号外,女主要失身了!从“第二十九章一线间”开始不得不看啊!终于有人要熬到头了!请大家继续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的云很漂亮,我最喜欢那朵,好多人都爱说它像棉花糖,但我觉得它更像是泡沫,很丰盈、很细腻、很干净,你知道吗?逍遥顶上的云,是我见过最美的云,因为这是云海之上的云,它高高在上,是我从未见过的。”

清脆的声音飘荡在苍茫的逍遥顶,“瓷娃娃”一般的温若依躺在铺着被子的大石头上,她用被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了个小脑袋,冷冷的风吹散了刘海,露出一双如皎月般灵动的眸子,流动着的云倒映在其中,顾盼间,便迷了心。

她侧过头看向了五米多高的梅花桩,眼中是满满的幸福,梅花桩上面站着一个纹丝不动的男孩,他曾经是南宫云昭,如今是她的南忆。

南忆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白色外衫,袖口紧束,前面的下摆侧掖在腰带上,长长的黑发在脑后挽了个髻,颈间的碎发纠缠着随风飞舞,虽然只有十来岁的年纪,但那风华绝代之姿却已浑然天成。

他凝视着眼前的茫茫云海,听着她自言自语,嘴角挂着浅浅的笑,虽然有很多话他听不懂,可是他愿意听,听着就感觉踏实而温暖,即使是在冬天。

时间就这样在静止中流淌着,平静、安详、自由自在,似乎还洋溢着那么点小小的幸福。

“忆,时辰到了,我们回家吧。”嘴上说着却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南忆闻言看也没看,嘴角的浅笑就变成了无奈,可是他眼中却流露着宠溺。

“我叫南忘。”话音刚落,他已经潇洒的飘落在她身边,拉起她,熟练的将她背起来,然后又将被子盖在她身上,用被子四角缝着的绳子在身前系成一个“X”型。

这是她亲手设计的,因为从逍遥顶到“陋室铭”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而且山路崎岖、荆棘满布,她认为这样既保暖又安全,他也可以省很多力气。

她温顺的任由摆布,乖巧的趴在他的背上,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似的撇撇嘴纠正道“那是你自己取的名字,不好听!我不喜欢!我喜欢叫你忆,你就叫南忆,知道吗?”

“忘”是忘记的意思,但是前面加了个“南”字,读起来就成了“难忘”,难忘、难忘就是难以忘记的意思。

“忆”是记住的意思,但是加个“南”字,读起来就变成了“难忆”,难忆、难忆就是难以记住的意思。

见他既不理会也不争辩,温若依暗暗的叹了口气,她告诉过南忆,为什么给他取这个名字,可是,他似乎有太多的东西是不想忘,也不能忘记的。

于是,温若依又哼起了歌,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南忆背她回家,她唱歌作为回报,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换一首歌,今天的这个,他还没有听过,但是无所谓,因为他从来不问曲子的出处,也不问她为什么会唱,无论她的行为有多怪异,无论她的言谈有多离奇,他都不在乎。

温若依两岁半那一年的某夜,当南忆第三次从梦中哭醒时,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他说了第一句话:“哥,嗯,嗯哥哥,我可以叫你忆吗?”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她的嗓子异常干涩,非常的不舒服,声音也极其怪异,她不停的清嗓子,调试了好一会儿才可以正常说话。

南忆闻言立刻停止了哭泣,因为温若依那稚嫩却又沙哑的声音,因为她那声哥哥,哥哥,这个他一直期盼,可是她去从来没叫过的称呼。

面对这突然降临的幸福,南忆激动的不知所措,噌得一下坐起来,将她抱住“依儿?你叫我?依儿,你会说话了?太好了!太好了!依儿终于会叫哥哥了!”

“忆,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可以!可以!什么都可以!”他紧紧的盯着她,泪水还挂在眼角,可是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他有多久没有笑过了?这个笑容是她最最喜欢的,手慢慢摸向他的眼角,柔声说道“忆,今晚你可以尽情的哭,把心里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哭出来,我陪着你,明天睡醒以后,你就是南忆,是个只能流血不能流泪的男子汉,是我的哥哥南忆,你能做到吗?”

她把沾了泪水的手指放在了他的唇边,酸涩的笑道“是咸的,我不喜欢,我喜欢你笑,笑的那个才是我哥哥。”

“依儿,依儿,我好难过!为什么娘不要我们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回家?为什么?依儿,我好想娘,好想父皇…”

窝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感受着他因哭泣而颤抖的身体,听着他语不成声的哽咽,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滚落在他的衣服上,那是温若依的。

无论南忆去哪里,她都会静静的陪着,脸上永远挂着可爱的微笑,每天夜里,她不是缩在他怀里,就是紧紧的抱着他手臂,一旦他做噩梦或者哭泣,她就会用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的拍他,然后再悄悄的抹掉他的眼泪。

但是,她不能说话,也不敢说话,因为她这个妹妹是假的,因为她想回家,想安静的等待命运的安排,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也许只有如此,她才能顺利的离去。

可是,无数个日子里,南忆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保护她,为她洗洗涮涮,忙前忙后,做了太多六岁孩子不会做,也做到不到的事,这不仅让她感动,更让她心痛,所以,既然他们是彼此给予温暖和救赎的人,是相依为命的人,那么她愿意试一试,不管未来的命运是什么,既然她无法摆脱,不如潇洒面对,做过了、试过了,走了也不会遗憾。

看着他熟睡的模样,她擦干泪水,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南忆,好好睡吧,明天开始你将有崭新的生活,一个让你没有时间去哭泣的生活。

“忆!你要严格执行作息表,没有我的批准不得擅自改动!”

“我累了!忆,你背我。”

“忆,蚊子太多了,我们来做个纱窗吧!”

“忆,我头发太长了,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帮我剪掉,二是给我洗头。”

“这么多数字,太难写了,忆,来来,我教你简单的。”

“忆,你学弹琴吧,这样我要唱歌的时候就有人给我伴奏了。”

“我想吃水煮鱼,忆,我教你,你学会了做给我吃。”

童年有时候只是一句话,一件东西,一个笑容,一个回忆……

“天冷了,你不用每天都来陪我练功,你可以睡晚一点再起来,我一个人也可以练功。”

南忆的话打断了温若依的思绪,她伸出小手摩挲着南忆的脸,淡淡的说着,仿佛藏着点忧伤,忆,别这样,我不喜欢这样的你。

“那怎么行?没有你我会寂寞的!忆,有你的地方就有我,记住,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

前方郁郁葱葱的林木间掩映着一围小院,半人多高的篱笆上爬满了的牵牛花藤,院落的左边立着八根粗壮的木桩,还有几方光滑的大石头,右边则是一个石桌和几张石凳,旁边放着一个竹编躺椅,上面铺着软垫,她每天都会躺在上面看云,她特别喜欢云。

三间木屋坐落在小院当中,主屋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三个酣畅浑厚的大字“陋室铭”,逍遥峰与世隔绝,不易为外人所进,她说这里就是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因此起了这个名字,还特别要求玄风题字做匾,南忆远远的望着,心里暖暖的,谢谢你,依儿,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有你的地方就有家。

南忆把她放在躺椅上,她顺势躺在椅子上说道“我们打个赌,猜猜看玄风会带什么回来?赌注是输了的要烧洗澡水。”

“师父说过,初一之前他会赶回来的,还说会给你带礼物。”输赢都是他烧有区别吗?不过他愿意陪她玩。

“有没有礼物我不知道,但他的一定会带水晶虾饺!因为他打赌输给了我,赌注是虾饺,忆,你又被算计喽!”

跳下躺椅,整了整身上的紫色暗花小袄,踱着优雅的小步子向屋里走去“玄风!欢迎回来!虾饺我爱吃热的!”

玄风依旧穿着束腰的斜领青色长袍,微笑着坐在桌旁,注视走进屋的温若依,桌上放着三盘热气腾腾的,透着淡淡可爱粉色的水晶虾饺。

四年的岁月没有在玄风英俊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俨然还是那副玉树临风的才子模样,只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抹忧伤,在提醒着温若依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对于过往,他只字不提,甚至非常忌讳,所以,时至今日,她依然一无所获。

可是,她很感谢玄风和南忆,感谢他们无视自己的与众不同,无论是心照不宣的刻意忽视,还是出于某种特别理由,他们的这种包容都让她不用刻意模仿五岁孩子的思维,不用战战兢兢的掩饰自己的特别,她可以无忧无虑的说笑,自由自在的生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